• 當前位置: 主頁 > Linux新聞快訊 >

    面對芯片斷供、軟件停服之險,更迫切呼喚“中國脊梁”

    時間:2020-08-12 07:49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Linux先生 舉報 點擊:
    湖南成人高考 湖南成人高考 
    面對芯片斷供、軟件停服之險,更迫切呼喚“中國脊梁”

      8月7日,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在“中國信息化百人會2020峰會”上正式宣布,搭載麒麟9000芯片的華為Mate40手機將于今年秋季上市。但是話鋒一轉,因為第二輪制裁,麒麟9000也很可能就此成為華為麒麟高端芯片的“絕唱”。有網友甚至用“悲壯”來形容這一表態。

    面對芯片斷供、軟件停服之險,更迫切呼喚“中國脊梁”

      無獨有偶,有網友在8月8日今日頭條上爆料稱,自己的電子郵箱中收到了一封來自微軟的服務協議更新郵件,其中有一條協議如下:“對于因超出微軟合理控制范圍的情況(例如,勞資糾紛、不可抗力、戰爭或恐怖主義行為、惡意破壞、意外事故或遵守任何適用法律或政府命令)而導致微軟無法履行或延遲履行其義務,微軟對此不承擔任何責任或義務。微軟將盡最大努力降低這些事件的影響,并履行未受影響的義務。”該網友直接聯想到:如果美國政府禁止微軟給任何中國企事業單位或者個人使用微軟的軟件,微軟不但會遵守,而且不會給任何補償。

      一石激起千層浪,此消息一經發布,迅速引發了各方評論。有人說,如果微軟斷供中國,那么只能加快中國的操作系統提前布局;也有人說,完全掌握信息化技術是更好地探索自然、駕馭自然的基礎,而且是基礎的基礎,沒有完全掌控的信息化技術,一切的努力都如夢幻泡影,會瞬間逝去;還有的網友直接點名,操作系統只能寄希望于Linux和華為鴻蒙了……

      在數字化轉型浪潮席卷中國大地之時,除了要借助先進的ICT技術實現企業的創新與可持續發展,將基礎的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中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更緊迫,也更加必要。

      自主可控  時不我待

      近幾年,隨著國際上逆全球化浪潮的興起,中國的企業已經充分意識到自主可控技術的重要性。尤其是在半導體、軟件等涉及國計民生的基礎技術領域,人們對于安全可控的重視程度達到了一個新的認知高度。掌握關鍵核心技術,打造“大國重器”,是時代賦予我們的歷史使命,也是國家發展的必然需求,更是企業生存和發展的基礎和前提。

      有行業專家指出,盡管我們已經認識到軟件產業作為企業數字化轉型的核心基礎設施,其地位至關重要,但該產業的多數核心技術并未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從國家安全、各產業健康可持續發展的角度來看,自主可控的核心技術研發已成為我國產業數字化轉型和智能化升級必須要解決的問題和突破的瓶頸。

      現如今,無論是我們的商業系統,還是制造系統都變得越來越復雜。這種復雜性既來自于產品本身、客戶需求的變化,也來自于全球化、供應鏈甚至世界政治經濟環境的變化。另外,安全控制正向終端設備及消費端延伸,同樣增加了復雜性。而安全和隱私也是一個凸顯復雜性的部分,包括安全與身份識別、鑒權管理等。當前,我們正經歷從云端走向邊緣設備的轉變過程中,數據所有權也從應用商逐步走向最終用戶。隨著 5G、物聯網時代的到來,跨終端的IT生態體系將重新構建,這也給在技術上實現自主可控帶來了新的彎道超車的機會。

      平臺級軟件從跟跑到領跑

      在過去這些年中,從信息化到數字化再到智能化的演進,中國的ICT廠商,以及千行百業的企業用戶一直在為實現底層核心技術的突破,打造完整的自主可控的產業鏈而奮斗。從半導體到服務器、存儲,從操作系統到中間件、數據庫,以及各種應用軟件系統,中國涌現出了一批敢為天下先的廠商,通過長期積累和反復打磨,在芯片、操作系統、數據庫等核心領域推出了一系列自主研發的,既能充分滿足當前中國企業的數字化轉型需求,又可以與國際先進產品比肩的產品。

    面對芯片斷供、軟件停服之險,更迫切呼喚“中國脊梁”

      早在2019年8月,隨著華云數據企業級云操作系統——“安超OS”,以及華為移動操作系統——“鴻蒙”的相繼推出,業內就有了“終端看‘鴻蒙’,云端看‘安超’”的說法,并漸漸流行起來。如今,一年過去了,作為一款基于微內核的面向全場景的分布式操作系統,鴻蒙OS從適配華為的智慧屏開始,正向著覆蓋手機、平板、電腦、智能汽車、可穿戴設備等多終端設備的終極目標快速前行。而華云數據的安超OS也在企業級云計算平臺領域獲得了越來越高的認可度。

      作為一款企業級的平臺軟件,它是否能用、是否好用,主要取決于兩個關鍵:一是軟件本身的功能和先進性,能否很好地滿足企業用戶的需求,這是最基本的要求;另一個就是生態的建設,一個平臺軟件必須能夠非常好地適配主流的軟硬件,以及各種企業級的應用環境,并持續演進。相對來說,產品本身的功能容易實現,建立一個廣泛而先進的生態,與國際國內主流的軟硬件產品進行兼容和適配則是一件難事。

    面對芯片斷供、軟件停服之險,更迫切呼喚“中國脊梁”

      以安超OS為例,從產品本身看,它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云操作系統,而且全面超越了超融合,在云操作系統的通用性、易用性以及國產化方面做了實質性的創新;在生態方面,華云數據投入了大量精力和財力,完成了與產業鏈上下游關鍵軟硬件的適配與認證,與戰略伙伴共同打造開放、共贏的生態圈。

      從跟跑到并跑再到領跑,這需要一個過程。中國人的聰明才智毋庸置疑,在平臺級軟件領域若想實現突破,從宏觀環境和條件來說,一是要有政府的支持;二是要遇到一個適合的“時間窗口”,云計算、5G、物聯網時代的到來就是一個絕佳的契機。從產業和企業的層面看,一是平臺軟件企業要耐得住寂寞,肯于投入和鉆研,做好打持久仗的準備;二是重視生態的打造,平臺軟件的成熟不是靠廠商自己單打獨斗能夠完成的,必須依靠生態的力量。

      我們需要更多“中國脊梁”

      中國廠商在底層核心技術上實現質的飛躍,現在正是難得的機遇。

      首先,從國際和外部市場環境來看,國際間的貿易摩擦加劇,甚至是在技術上的封鎖,反而能讓我們更清楚地認識到自身的不足,更加堅定在底層核心技術上實現自主可控的信心和決心。

      其次,“新基建”戰略的提出,信創產業的深入發展,為自主可控技術的研發和落地提供了土壤,讓諸多技術創新能夠在實際應用中得到鍛煉、增強,并快速成熟起來。

      最后,國家政策的大力扶持,就像是給自主可控技術的發展裝上了強勁的助推器。近日,《國務院關于印發新時期促進集成電路產業和軟件產業高質量發展若干政策的通知》是一大利好,它為進一步優化集成電路產業和軟件產業發展環境,制定了八大政策,包含財稅政策、投融資政策、研究開發政策、進出口政策、人才政策、知識產權政策、市場應用政策和國際合作政策,對集成電路產業和軟件產業的發展提供了新的指引和有效的支撐,必將在更大程度上推動新一輪的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

      在操作系統領域,我們希望有更多像鴻蒙、安超OS這樣的中國脊梁能夠成為創新的引領。同樣,在5G、物聯網、人工智能、邊緣計算等新興的技術和領域,我們也希望看到更多掌握底層核心技術的中國脊梁能夠頂天立地。

    欄目分類
    推薦內容
  • 大富豪棋牌游戏捕鱼 股票融资的利率多少 股票涨跌周期图 黑龙江省11选5真准网 ·3d开机号与试机号 河北11选五全部规则 最新个人投资理财产品 山西11选五助手 快乐十分专家技巧视频 河南快三一定牛 广西快乐双彩走趋图